本站诚实介绍"肃宁"和"香港",学习HK,推动Suning国际化。

Suning County News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百科知识 > 知識未分類1 >

唐廷樞

本文发布时间: 2018-Aug-02
唐廷樞(1832年5月19日-1892年10月7日),初名唐傑,字建時,號景星,又號鏡心,生於廣東香山縣唐家村(今廣東省珠海市唐家灣鎮),清代洋務運動的代表人物之一。
中文名 唐廷樞 別    名 唐傑 國    籍中國 出生日期 1832年5月19日 逝世日期 1892年10月7日 主要成就 創辦中國第一家民用企業輪船招商局

簡介
唐廷樞是中國近代歷史上著名的洋行買辦,又是清末洋務運動的積極參加者。他的一生,對創辦近代民族實業,推動民族經濟發展,有過重要的貢獻。
出生
唐廷樞,號景星,亦作鏡心,出生於1832年5月19日,廣東省珠海市唐家鎮唐家村人。珠海鄰近澳門、香港,中國近代早期的買辦很多都是從這裏產生的。唐廷樞和他的胞兄唐廷植(茂枝),族兄弟唐瑞芝、唐國泰(翹卿),都是當時聞名的買辦人物。而他的侄兒唐傑臣和侄孫唐紀常,也繼承了他們的職業。單是怡和洋行一家,從唐廷樞經唐廷植、唐傑臣到唐紀常四任買辦,為時達半個世紀以上。
少年
唐廷樞少年時期,曾在香港的馬禮遜教會學堂接受過6年(1842~1848年)的殖民地教育。他學得一口好英語。他在1862年寫過一本題名為《英語集全》的書,書中第6卷,標題就叫“買辦問答”。
離開學校之後,唐廷樞在香港一家拍賣行裏當過職位很低的助手,1851年起,他在香港英國殖民政府當了7年翻譯,後又在上海海關擔任了3年高級翻譯。1861年他離開海關,在怡和洋行(JardineMathesonandCo.)代理生意,兩年後,接任買辦。

經商
唐廷樞開始自己的商業活動和資本積累,是在擔任香港殖民政府翻譯時期,1858年以前他就在香港投資了兩家當鋪。其後在上海度出現的棉花出口貿易的高潮中,又從事棉花投機生意。他獨自經營的修華號棉花行,成為外國洋行收買中國棉花的一個代理機構,並與怡和洋行發生業務關系。自擔任怡和洋行買辦後,唐廷樞的經濟活動,又有進一步的發展。
在擔任怡和買辦的10年中(1863~1872年),他除了為怡和經理庫款、收購絲茶、開展航運以及在上海以外的通商口岸擴大洋行業務之外,還為他的老板投資當鋪,經營地產,運銷大米、食鹽,甚至涉足內地的礦產開采。
他和怡和前任買辦林欽合夥開設茶棧。為適應洋行收購茶葉的需要,他先後投資上海3家錢莊,以周轉他的商業資金。為了買辦業務和自營商業的兩種需要,他又在洋行之中,設立了自己的事務所。
為與整個對外貿易發生聯系,他又建立起一套類似事務所的同業公所。上海絲業、茶業等3個與對外貿易關系密切的同業公所,在1868年以前相繼建立。唐廷樞和徐潤等人則是這3個機構的董事,是主持這些行業機構的核心力量。
隨著自身經濟實力的增強,唐廷樞開始參加外國在華企業的附股活動。他在進入怡和以後的第五年,就附股於洋行經營的諫當保險行(CantonInsuranceOffice)。在華海輪船公司中,他是最大的股東之一。這個公司的第期股本1650股中,他一人購買400股,占公司股本的近1/4。他不但進入了該公司的董事部,而且擔任了公司的襄理。他的附股活動,並不限於怡和洋行的企業,也附股於1867年成立的公正輪船公司(UnionSteamNavigationCo.)和1868年成立的北清輪船公司(NorthChinaSteamerCo.)、美國瓊記洋行(AugustineHeardandCo.)的蘇晏拿打號(Suwonada)輪船和兩家小洋行——馬立司洋行(MorrisLewisandCo.)和美記洋行(MullerH.andCo)的船隊。
唐廷樞不但自己附股於外國企業,而且還為外國洋行吸收了許多買辦和商人的資本,盡他最大的努力拉攏外國洋行在中國的生意。這些活動,不僅增加了他的額外收入,而且使他能對其所代表的中國股東,施加他的老板所希望發生的影響。對英商怡和洋行來說,“唐景星簡直成了它能獲得華商支持的保證”。美國旗昌洋行的老板說,唐廷樞“在取得情報和兜攬中國人的生意方面……都能把我們打得一敗塗地”。
招商局
1873年,唐廷樞離開了怡和洋行,參加當時以北洋大臣、直隸總督李鴻章為後臺的輪船招商局的改組工作,對洋務派的官僚企業實施官督商辦。這在唐廷樞一生的活動中,是一個重要的轉折。它標誌著:唐廷樞原來作為外國洋行得力的買辦,這時又成為洋務派官僚的有力助手。他活動的圈子和涉及的方面,非常廣泛。從1873年起到1876年止,唐廷樞的活動主要在輪船招商局。1876年他受李鴻章的委派,開始籌辦開平煤礦,1885年以後,則完全脫離招商局,專管開平煤礦。
唐廷樞是和他的親密夥伴、寶順洋行的買辦徐潤同時進入招商局的。在他們入局以前,招商局在經辦漕運的朱其昂的主持下,資本招徠進展甚微,籌辦經年,其資本(包括官款在內)不足20萬兩。而唐廷樞和徐潤一經接手,就立刻將資本擴大為100萬兩。唐廷樞不但有自己的投資,而且把原來委托洋行經營的輪船,也搭附局中營運。他們和商業界有著廣泛聯系,所以,招商局的投資活動在社會上引起了普遍的反響。著名的上海實業界人士經元善曾說:“唐、徐聲望素著,非因北洋增重。唐之堅忍卓絕,尤非後來貌為辦洋務者可比。”由此可見一般。
隨著洋務派官僚企業活動的擴大,唐廷樞在洋務派官僚心目中的地位也日益提高。1876年間,唐廷樞為洋務派官僚進行了頻繁的活動。他一方面接受福建巡撫丁日昌的委托,籌辦福建、臺灣兩地的洋務;另一方面,又受李鴻章的委派,積極籌辦開平煤礦。與此同時,他在招商局也進行了大量的工作,例如收買了美國旗昌輪船公司的全部財產等等。
1872年唐廷樞擔任輪船招商局總辦,拓展中國近代的航運業。
官僚支持
開平煤礦是唐廷樞一生所經營的企業中歷時最久的一個。這個煤礦從勘察礦址、擬定計劃、招集資本到正式開采,都是在他親自主持之下進行的。這個礦在19世紀末期的年產量,曾經達到78萬噸,為當時其他的官商煤礦所不及。還有,作為開平煤礦的附屬部分,中國自營的第一條鐵路——開平鐵路、中國自營的第一家水泥廠——唐山細棉上廠,也是在唐廷樞倡議和主持之下興辦的。這所煤礦為洋務派官僚提供了他們所汲汲以求的“海防用項”,也為它的投資者提供了大量的收入。
洋務派官僚企業為唐廷樞不但提供了經濟上的利益,而且準備了政治上的進身臺階。在唐廷樞進入招商局之前,他就已經取得了一個同知的頭銜,之後,他的官銜隨著他在洋務派官僚企業中的地位而上升,由同知升為道臺,甚至得到“堪備各國使臣”的保舉。他的名聲在洋務派官僚中得到交口稱譽。李鴻章委他主持招商局,稱他‘精習船務牛意”,隨後委他主持開平煤礦,又道他“十開采機宜”,“胸有成竹”。而丁日昌在調他辦理福建洋務時,除了誇他“於各國情形以及洋文洋語罔不周知”之外,還稱頌他“才識練達,器宇宏深”。在他60生辰之日,唐山礦區四十八鄉紳父老子弟“同送萬民牌傘”。
19世紀70年代以後,唐廷樞在洋行企業和洋務派官僚企業之外,又進一步擴展自己的企業活動。在進入招商局的前夕,他就曾在香港集資10萬元,“先租兩船,往來港滬”。進入招商局以後,為了開展碼頭堆棧和輪船保險業務,他又和徐潤等人先後創辦長源泰、長發兩堆棧及仁和、濟和兩保險公司,開中國人自辦保險公司的先導。進入開平礦務局後,他仍然不忘堆棧碼頭業務,於1890年和鄭觀應等集資在廣州修建輪船碼頭,運銷開平的煤炭。在開平礦務局期間,他在礦業和工業的投資方面進行了許多試探,其中有1883年與買辦李文耀試辦之熱河承平銀礦,1887年和1888年與徐潤先後勘察的平泉銅礦和遷安鐵廠,以及1889年從香港華僑商人何獻墀(昆山)手中接辦的廣東天華銀礦。就在他逝世的前一年,還邀約鄭觀應計劃經營造紙廠。而在他逝世的當年,又和徐潤等人籌辦熱河的建平金礦。在他參加這些資本主義企業活動之前,他已經對一家有發展中國資本主義傾向的報紙——《匯報》,給予經濟上的支援。這家報紙是他小時候的同學、中國第一個留美博士容閎創辦的。
1892年10月7日,唐廷樞逝世於天津。當時上海《北華捷報》發表文章,贊揚他的一生標誌著中國歷史上的“一個時代”,“他的死,對外國人和對中國人一樣,都是一個持久的損失”。
背景
在進入怡和以前,唐廷樞就從事商業活動。進入怡和以後,他一方面為怡和經理庫款,收購絲茶,開展航運,擴大洋行勢力於上海以外的通商口岸;一方面繼續從事自己的商業活動,大量附股於洋行經營的保險,航運企業,並為洋行企業吸引大量的華商資本,擴大洋行勢力。
1873年,唐廷樞離開怡和洋行,參加李鴻章主持的輪船招商局的改組工作。這是唐廷樞一生活動中的重要轉折,從此成為洋務派官僚的有力助手。擔任輪船招商局總辦的唐廷樞,為這個洋務企業招徠了大量資本。他不但自己投資,而且把原為中國商人所有而委托洋行經營的輪船,也轉搭招商局營運,在他的主持下,招商局的營業狀況,有了頗大的起色。
1876年,他又受李鴻章的派遣,開始籌辦開平煤礦。這是唐廷樞一生所經營的企業中歷時最久的一個。從勘察礦址,擬定計劃,到籌集資本,正式開采,都由他一手主持。這個礦的年產量,在19世紀末期曾經達到78萬噸,為當時所有的官商煤礦所不及。作為它的組成或附屬部分,還有中國自營的第一條鐵路──開平鐵路和中國自營的第一家水泥廠──唐山細棉土廠,也都是在他的倡議或主持下興辦的。隨著企業活動的擴大,他的聲譽也日益提高。李鴻章稱贊他既“精習船務生意”,又“於開采機宜”“胸有成竹”,並給他以“備堪各國使臣”的保舉。在經營洋務企業的同時,他還進行許多任務礦企業的試探。但大部分半途而廢,收效不大。
中國近代洋務運動,有一點卻是大致可以明確的,即洋務運動總是順應了振興圖強的時勢,做了一些“富國強兵”的實事,為國家留下了一份遺產。尤其是參與其事的一些實業家,他們殫精竭慮,篳路藍縷,開辟新徑,為民族建過“功”,立過“業”。他們的精神品格,有啟迪來者、激勵後人的作用。
聲望
中國現代煤炭工業,始於1876年在河北開平創辦的第一座煤礦——開平唐山煤礦。唐廷樞的名字,對今的普通觀眾來說,也許十分陌生,但由他經營開采的中國第一座煤礦,由他主持修建的中國第一條鐵路,卻讓國人從此得享現代化的能源和交通之惠。我們又何曾想過,當年開采第一座煤礦、建造第一條鐵路的人們,曾經遭遇過何等樣的艱難險阻,曾經作過何等樣的奮鬥和犧牲。1881年6月9日,龍號機車開始在唐胥鐵路上運行。據史料記載,其“運輸之力,陡增十倍”。但是清政府中的頑固派卻以機車行駛“震動東陵,先王神靈不安”為由,連上彈章,清政府忙下令禁止使用。後來,開平礦務局總辦唐廷樞竭力奔走,並邀請一批官吏、大臣乘坐火車驗證,證明安全可靠,才又允許機車行駛。僅就唐廷樞創辦開平煤礦所碰到一些障礙來說,在今天看來也許是一件很普通的事,在當年卻可能震驚朝野。例如本劇開頭的清東陵地宮滲水事件,即使真有其事,也不值得大驚小怪,原因可能是年久失修,可能是維護不力,也可能是地質的變化,就算是與周邊地區開采煤礦有關,也可以采取恰當的防護措施。但當時處理的結局,卻讓人匪夷所思,啼笑皆非:朝廷主管衙門和地方官為避禍全身,上下勾結,把所謂罪責轉嫁到一個無辜的伍家窯窯主身上,致使窯主伍進財被保守的醇親王判“斬立決”,並以此為口實,下令封窯,禁止煤礦開采,由此種下了無盡禍端。這與後來醇親王將地震說成是開平礦局機車行駛驚動了皇陵龍脈,以此為借口,反對修築鐵路,如出一轍。
這些,都決不是單個的事件和偶發的情節,而是一種社會政治文化環境的象征。雖然是一個具體的所謂“地宮滲水”事件,但在這個事件中,卻包含有無窮無盡的利害和算計、陰謀和陷阱,也包含有言說不清的愚昧和迷信、殘暴和專橫。唐廷樞和他的同仁們,就是在這樣的專制、野蠻、愚昧、迷信而又充滿權力角逐和利害紛爭的環境中,開始了中國近代煤礦、鐵路工業最初的現代化進程的。


(以上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。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Suning County (肅寧縣 ; 肃宁县) (traditional Chinese: 肅寧縣 ;
simplified Chinese: 肃宁县 )

根据中国《地名管理条例》第八条规定,
"肃宁"的字母拼写为汉语拼音 suning

本网站诚信介绍"肃宁县"(Suning County, China),Suning 是中国地名。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》第五十九条规定,注册商标中含有的地名,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。


2019-Mar-24 10:41pm
栏目列表